算算爸爸離開我們也一個多月了。這些日子以來,我每夜都惡夢連連,睡得非常不安穩。也許是夜深人靜容易讓我思念爸爸,每每我總是哀傷地睡去,又昏沉地醒來。

這幾週,我和媽媽.家人們趁著天氣晴朗去了金寶山好幾回。 我很喜歡在日光苑留小卡片給爸爸,將心裡想說的話一股腦地都告訴他。我說:我以後會帶我的小寶寶去看爸爸,告訴寶寶外公有多麼偉大,同時也很希望爸爸在天上能安心旅行,有空要記得回來探探我們。只是,望著爸爸沉睡的地方,我還是不由得悲從中來,淚水也不斷滑落臉頰。

父親節的前一個假日,我特地挑了鮮花和卡片去送給爸爸。也額外燒了一些錢財.衣物給爸爸在天堂方便使用。在燒紙錢的同時,我不禁想起今年過年時,我們一家人去sogo復興館吃俄羅斯菜愉快的情景。爸爸.媽媽和我隨著俄羅斯雙人團體舞動著樂器,高唱著歌曲,那道噴火的餐點彷彿都還在我眼前。怎麼才這麼一些日子過去,那卻已經成為不可能重現的天倫畫面。天曉得我心底有多麼後悔,為何我當天沒帶數位相機去捕捉我們一家幸福的瞬間。而今我卻再也聽不見爸爸爽朗的笑聲了......。

我還記得那天才幫剛學會打高爾夫球的爸爸添了兩雙高爾夫球手套,準備給他大展身手。 而爸爸也在路上不停跟我分享球具的樣式,還有他那陣子在球場上的表現是否出色。我真的不懂,為什麼六月中那夜,打完球聚餐完的爸爸沒和我說上任何一句話,就這麼走了。 我打開他的衣物袋,一眼就望見那副從未拆封過的高爾夫球手套靜靜地躺在那邊。

我的心碎了。

西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