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月了。

春的氣息緩緩稍來,人行道上仍瀰漫著冬的寒意。 傍晚從101穿過市府廣場的我,口袋裡的手心還是冷冰冰的,但思緒卻已慢慢平靜。沒有如往常般在捷運車廂上回想起父親而掉淚。唯一掛念的,是我著急要怎麼一步步去完成父親的期許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年假期間,媽又再次為了老爸的離去而自責落淚,這使我非常心疼。
       
事出於小年夜那天,領完尾牙獎品的我,在回家路上竟突然染上腸炎, 除了上吐下洩不止,還發燒頭疼,運氣是差到了極點。媽媽一回家,看到兩眼無神四肢無力的我躺在沙發上,嚇了一跳,就急忙上樓去拿被子要我蓋上取暖。沒想到,這一上樓,媽才發現我家樓上遭竊了,被偷的還全是爸爸的名酒和收藏。我只聽到媽媽慌張呼喊我的聲音,卻完全沒有力氣上樓去協助清理。
  
媽下樓的腳步聲異常沉重。遞給了我被子後,我依稀掃到她眼角泛著淚。 我的親戚們在媽的電話通知下陸續趕來。
   

西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