目前分類:天使老爸 (9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

三月了。

春的氣息緩緩稍來,人行道上仍瀰漫著冬的寒意。 傍晚從101穿過市府廣場的我,口袋裡的手心還是冷冰冰的,但思緒卻已慢慢平靜。沒有如往常般在捷運車廂上回想起父親而掉淚。唯一掛念的,是我著急要怎麼一步步去完成父親的期許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年假期間,媽又再次為了老爸的離去而自責落淚,這使我非常心疼。
       
事出於小年夜那天,領完尾牙獎品的我,在回家路上竟突然染上腸炎, 除了上吐下洩不止,還發燒頭疼,運氣是差到了極點。媽媽一回家,看到兩眼無神四肢無力的我躺在沙發上,嚇了一跳,就急忙上樓去拿被子要我蓋上取暖。沒想到,這一上樓,媽才發現我家樓上遭竊了,被偷的還全是爸爸的名酒和收藏。我只聽到媽媽慌張呼喊我的聲音,卻完全沒有力氣上樓去協助清理。
  
媽下樓的腳步聲異常沉重。遞給了我被子後,我依稀掃到她眼角泛著淚。 我的親戚們在媽的電話通知下陸續趕來。
   

西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我一直想要寫一篇文章,一篇關於老爸留給我的禮物的文章。 只是,每夜睡前哭著想念父親的我,遲遲不肯提筆完成這篇文章。 眼看著新的一年即將到來,我想,該是時候記下它了......。

天使老爸留給我的禮物,是我目前擁有最大的財富。

       

一是對稅務的敏銳度,讓我就個案分析能有更靈巧的思路;

二是對寫作的熱衷度,讓我在用字譴詞能有更生動的筆觸;
三是對處世的圓融度,讓我在面對不順遂能有樂觀的體悟。

 

不知道該怎麼形容這種感覺。但我總能感到,這些禮物,總在冥冥之中牽起了我和老爸。 讓我不會從生活中遺忘了他,也讓我可以一直感受到他就在我身旁,不曾離去。我想,這也是我後來再度回到稅務領域的一個關鍵點。 就只是很單純地也很堅持地想要完成老爸的志業。當一個專業的稅務人員,亦或是替他取得那張曾讓他努力不懈的會計師執照。

我不清楚這樣的目標我能做到多少,但我必須承認老爸確實遺傳給我了某些天賦。又或者是從小耳孺目染的關係,讓我也特別喜愛去解答稅務上的各種問題。好比唸書時,我作的報告格外容易被讚賞,就會想再追尋那種被肯定的感覺。所以我願意再回頭走向這條老爸為我開的路。

我並不認為這樣就等於放棄了我的部份人格特質或片段人生。畢竟,在回到做諮詢服務的過程中,我的確重新找到了自己的定位。只是我還需要些時間,不管會如何跌跌撞撞,都已經在我預期之內。無論別人對我有任何的質疑或批評,也沒有什麼能再阻檔我向前。因為,各式的打擊,都不比面對父親驟逝的傷痛,來得更傷我心。 所以,我想我可以勇敢,也能夠堅強,有一天會向大家證明我真正的實力。

西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• Sep 24 Mon 2007 21:24
  • 過節

又要過節了,我一點也沒有雀躍的感覺。 依然是想靜靜地,一個人,躲在角落沉澱。

用頭髮遮住了視線,那一雙雙歡樂的雙眼,我一幕都不想瞥見。街邊處處充斥著愉悅的氛圍,烤肉架上佈滿著各式美味,只想快步地閃過人群的我,卻聞不見撲鼻的香味,也聽不到幽默的一語一言。

   
我曾經很喜歡中秋節。
   
過去這幾年,我們家族總是會在這一夜,在我家樓上熱鬧地開著爐火烤肉談天。外婆.阿姨.舅舅等幾家子人,近二十來個大人小孩們,都在樓上留有好多幸福的畫面。而今年少了爸爸的我們,卻沒有勇氣再踏上頂樓那個屬於他的空間,沒有那種心情過節。我缺乏勇氣用文字回憶當時屬於我們的笑聲,我明白那會逼得我流淚,所以我省略。
  
這段失去父親的時間,我比過去顯得更為焦躁,更為惶恐。雖然我在爸爸住院時,在面對新職場時,都比往前冷靜與勇敢。 但是不安仍會在深夜突襲著我,讓我在夜裡與心魔交戰而輾轉難眠。爸爸的朋友們曾經交代媽媽要多關心我。因為過於冷靜處理爸爸身後事的我,實在有些異於常人。 老實說,面對這樣的自己,我也很害怕。我不明白我為什麼如此冷靜,也許是有太多的不甘心,讓我無法軟弱也不能軟弱吧。

我曾經質疑過上天,是否刻意安排我成為一個難以擁抱幸福的人。 所以這幾年的我,必須用面對各種傷人的考驗,去回報我成長時的平順安穩。於是我失去多年的感情,從被背叛中看到信任的瓦解,看到幸福的幻滅。就在我好不容易重新拼湊起破碎的心,鼓起勇氣去接受一段新的感情,也相信有人會用他的大手緊緊握住我的小手,告訴我有值得被疼愛的權利時,上天就匆忙地帶走了我最敬愛的父親,讓他再也無法在我的婚禮出席。

西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好一陣子了,我的左胸口總是悶悶痛痛的,很不好受。 那是心痛吧,我跟自己安靜地對話著。


這讓我相信古人規範的喪家禮儀的確其來有自。 也許真要等到百日之後,喪家的情緒稍為撫平後,才能恢復以往的生活作息。 我想現在的我的確還需要一些時間。慢慢的,慢慢的,讓爸爸有一天可以從我的心中安穩離去。而此刻的我卻還沒放下,還沒.......。

由於爸爸發生意外的時間是端午連假中的週日晚上。 這幾週,每到了週末假日的夜晚,我總是哭得特別哀淒。我常呆坐在電腦前,一張張點閱著老爸的照片,想念起他溫柔的笑臉。 那一聲聲他叫過我的麗兒,是我最喜歡的字眼。我甚至偶爾會想要開門對著樓上再次呼喚著: "老爸,吃飯囉!" 彷彿那就可以讓昔日我習慣叫他下樓用餐的畫面又再重現。


那每一幕都讓我好難過,好傷心,好無奈。 爸爸不見了,我真的不知道如何是好。

我多次試著要找尋爸爸生前與我們同樂的畫面,好讓我的情緒翻騰不再那麼激烈。然而卻總是事與願違。 那些留存的畫面總是片斷地零碎,也缺乏了爸爸爽朗的笑聲與幽默的語言。生命為什麼會這樣結束,在我心中投下了好大一個問號?

我知道我應該要勇敢面對,但是我對於生死的課題卻依然無解。 我曾以為多看一些談論生死的書就能讓自己情緒緩和一些。但是悲傷卻總是讓我的心無法平靜,進而折騰了自己。 那種痛楚好強烈,有一種讓我懼怕的熟悉。就好像幾年前我失去了一段六年的感情一樣地錐心。正因為當時為情失去了太多,所以這次再度面對老天出的難題,我真的很努力。

我想要遵照爸爸告訴過我的不要逃避,所以工作沒有要求歇息。勇敢地面對實習中的流言蜚語,雖然許多挫折總是讓我逐漸失去自信。但當我發現我的頭愈垂愈低,我就會堅強要求自己要撐下去。為了老爸,為了我親愛的家人與自己,我一點點都不敢鬆懈放棄。老實說,這樣的日子讓我很ㄐ一ㄥ,就好像繃緊的弦,快要失去彈性。於是私底下我會很想要放空自己,只求自己的心靈能有一絲平靜。 這種時候,沉靜對我就格外要緊。

西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
算算爸爸離開我們也一個多月了。這些日子以來,我每夜都惡夢連連,睡得非常不安穩。也許是夜深人靜容易讓我思念爸爸,每每我總是哀傷地睡去,又昏沉地醒來。

這幾週,我和媽媽.家人們趁著天氣晴朗去了金寶山好幾回。 我很喜歡在日光苑留小卡片給爸爸,將心裡想說的話一股腦地都告訴他。我說:我以後會帶我的小寶寶去看爸爸,告訴寶寶外公有多麼偉大,同時也很希望爸爸在天上能安心旅行,有空要記得回來探探我們。只是,望著爸爸沉睡的地方,我還是不由得悲從中來,淚水也不斷滑落臉頰。

父親節的前一個假日,我特地挑了鮮花和卡片去送給爸爸。也額外燒了一些錢財.衣物給爸爸在天堂方便使用。在燒紙錢的同時,我不禁想起今年過年時,我們一家人去sogo復興館吃俄羅斯菜愉快的情景。爸爸.媽媽和我隨著俄羅斯雙人團體舞動著樂器,高唱著歌曲,那道噴火的餐點彷彿都還在我眼前。怎麼才這麼一些日子過去,那卻已經成為不可能重現的天倫畫面。天曉得我心底有多麼後悔,為何我當天沒帶數位相機去捕捉我們一家幸福的瞬間。而今我卻再也聽不見爸爸爽朗的笑聲了......。

我還記得那天才幫剛學會打高爾夫球的爸爸添了兩雙高爾夫球手套,準備給他大展身手。 而爸爸也在路上不停跟我分享球具的樣式,還有他那陣子在球場上的表現是否出色。我真的不懂,為什麼六月中那夜,打完球聚餐完的爸爸沒和我說上任何一句話,就這麼走了。 我打開他的衣物袋,一眼就望見那副從未拆封過的高爾夫球手套靜靜地躺在那邊。

我的心碎了。

西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
2007年7月21日,這是個對我們一家人來說非常重要的日子。

這一天,就要送爸爸最後一程了,卻也同時宣告了我再也沒辦法擁有爸爸了。我那陣子常感到胸口好悶,心好痛,但淚水卻沒有適時地滑落臉頰。
  

也許,真的是哀莫大於心死才會沒有眼淚;又或許是,我還沒找到方法面對失去爸爸的痛楚,所以只好忍,也只能忍。
  
在告別式的前一日我特別向公司請了假,一整天陪著媽媽打理著儀式事宜。對於我們一家三口來說,送爸爸的儀式必須非常嚴謹,一點都馬虎不得。正因為我們都有心要給爸爸一個最莊重典雅的告別式,所以更要仔細確認。 為的只是想讓所有來送別爸爸的親友們,都能在心中留下爸爸最好的一面。
  
媽媽在告別式的會場佈置時哭了好幾回,她總是望著爸爸的照片久久不能自己。我不敢讓自己瞥見媽媽,只好在會場裡埋頭地想將椅套都套好。那算是一種暫時逃避吧。因為我好怕見著媽媽哭,會讓我更痛苦。心疼媽媽失去伴侶的苦,心疼媽媽每夜只能孤獨地睡去。
  

多麼希望告別式上來看爸爸的人都能體會到我們是多麼地不捨爸爸,也能明白我們多麼地愛他。做完滿七後的我們先回家休息,整夜我都翻來覆去無法成眠,我想媽媽也是一樣。

西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
  爸爸,我今天特別想你。不知道你在那邊好不好?
  有沒有吃飽,有沒有想念我們一家人?

  今天我幫爸爸把以後要住的家的設計稿交出去了,希望你會喜歡,也能感受到我們的心意。 
  你的家很清幽,也在五樓,跟我們家一模一樣。
  你還是可以像從前一樣爬樓梯作運動,當一個健康爸爸,這都要謝謝媽媽和表弟的貼心。

  這陣子來看你的同事還是一樣地多,你的朋友也都很關心媽嗎和我們。
  只是媽媽最近的情緒很低落,我很擔心她。
  希望你在天上能多給媽媽一點力量,讓媽媽能夠勇敢地撐過這段時期。
  雖然我不知道需要多少年,尤其喪偶之痛又是所有痛苦指數中最高的。

西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
7月5日,那是好漫長的一天。

我記得那天前一晚到醫院看爸爸,媽媽正與我和弟弟討論著關於爸爸器官捐贈的事。我和弟弟沒有任何異議,我很清楚地記得爸爸以前說過要發揮大愛,我想我不應該阻止。如果那是他的遺願,那麼我就應該幫他完成。雖然在當時我從未放棄任何一絲希望。看著那張簽了名的同意書,我心裡有一種說不上來的沉重感覺。

 "我不想失去爸爸,老天爺幫幫我。"

 "我不想失去爸爸,老天爺幫幫我,讓爸爸找到回來的路。" 

我一直反覆在心底唸著。

媽媽安撫我說醫院會讓爸爸器官維持在最好的狀態,所以醫生護士都會更用心照顧爸爸。媽要我別擔心,於是我才安靜地向爸爸道別,心裡還是希望能有那麼一點奇蹟出現。

5日一早,我正趕著到公司辦理離職手續。其實談了好久我終於可以換個領域試試,心底應該要很期待到新環境的。但自從爸爸發生意外以後,我除了維持日子照過,絲毫無法有任何一絲喜悅。

西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
 "麗兒,明天早上帶妳去政大練車喔~我車剛修好,車況不錯,帶妳去開開看,順便帶妳媽和表弟他們到山上球場打網球好不好?"

我只記得這句話,那是爸爸在那天早上載我去考多益的途中跟我說的話。
   

從那天之後,我真希望爸爸能醒過來履行跟我之間的約定。一切都是來得那麼突然,我根本無法記起那是怎麼發生的。
   

就是這麼的意外,14天了,我看著爸爸躺在加護病房裡,卻一點力也使不上。
 

我真的不知道自己該怎麼辦才好。
   

無能為力的我,只能眼睜睜看著爸爸全身插滿了管子,痛苦地呼吸著。我好渺小,但是我好想努力保護這個家,保護這個爸爸一肩扛下的家。

西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您尚未登入,將以訪客身份留言。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

請輸入暱稱 (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標題 (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內容 (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左方認證碼:

看不懂,換張圖

請輸入驗證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