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一陣子了,我的左胸口總是悶悶痛痛的,很不好受。 那是心痛吧,我跟自己安靜地對話著。


這讓我相信古人規範的喪家禮儀的確其來有自。 也許真要等到百日之後,喪家的情緒稍為撫平後,才能恢復以往的生活作息。 我想現在的我的確還需要一些時間。慢慢的,慢慢的,讓爸爸有一天可以從我的心中安穩離去。而此刻的我卻還沒放下,還沒.......。

由於爸爸發生意外的時間是端午連假中的週日晚上。 這幾週,每到了週末假日的夜晚,我總是哭得特別哀淒。我常呆坐在電腦前,一張張點閱著老爸的照片,想念起他溫柔的笑臉。 那一聲聲他叫過我的麗兒,是我最喜歡的字眼。我甚至偶爾會想要開門對著樓上再次呼喚著: "老爸,吃飯囉!" 彷彿那就可以讓昔日我習慣叫他下樓用餐的畫面又再重現。


那每一幕都讓我好難過,好傷心,好無奈。 爸爸不見了,我真的不知道如何是好。

我多次試著要找尋爸爸生前與我們同樂的畫面,好讓我的情緒翻騰不再那麼激烈。然而卻總是事與願違。 那些留存的畫面總是片斷地零碎,也缺乏了爸爸爽朗的笑聲與幽默的語言。生命為什麼會這樣結束,在我心中投下了好大一個問號?

我知道我應該要勇敢面對,但是我對於生死的課題卻依然無解。 我曾以為多看一些談論生死的書就能讓自己情緒緩和一些。但是悲傷卻總是讓我的心無法平靜,進而折騰了自己。 那種痛楚好強烈,有一種讓我懼怕的熟悉。就好像幾年前我失去了一段六年的感情一樣地錐心。正因為當時為情失去了太多,所以這次再度面對老天出的難題,我真的很努力。

我想要遵照爸爸告訴過我的不要逃避,所以工作沒有要求歇息。勇敢地面對實習中的流言蜚語,雖然許多挫折總是讓我逐漸失去自信。但當我發現我的頭愈垂愈低,我就會堅強要求自己要撐下去。為了老爸,為了我親愛的家人與自己,我一點點都不敢鬆懈放棄。老實說,這樣的日子讓我很ㄐ一ㄥ,就好像繃緊的弦,快要失去彈性。於是私底下我會很想要放空自己,只求自己的心靈能有一絲平靜。 這種時候,沉靜對我就格外要緊。
   
我奢求著在那個屬於我自己的空間裡,能有一點貼近爸爸世界的可能。也因此,太多的嘻笑歡樂容易牽動我不安的情緒,進而引起淚水潰堤。我想還是不要勉強自己去參與團體活動吧。我很明白惟有跟那些讓我擁有安全感的朋友一起,才能讓我坦然地做回自己。那個真實中軟弱的我,才能大聲地哭,大聲地說我好傷心,我需要安慰與鼓勵。我不知道要怎麼去要求一個擁抱,能夠讓我體會失去爸爸不是我的過錯。 我不知道要怎麼去得到一個認同,能夠贊許我在這段時間表現堅強,也很努力。像我這種只懂得以強硬武裝自己脆弱的人,我怎麼開得了口? 

深夜又再度來臨,我的淚同樣地隨著文字洗刷了臉。
   
"老爸,吃飯囉!"  您可以聽見嗎? 下樓來吃飯好嗎?
  
那句是我對您永恆的愛,卻也是我再也無法重現的遺憾。
   

西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