又要過節了,我一點也沒有雀躍的感覺。 依然是想靜靜地,一個人,躲在角落沉澱。

用頭髮遮住了視線,那一雙雙歡樂的雙眼,我一幕都不想瞥見。街邊處處充斥著愉悅的氛圍,烤肉架上佈滿著各式美味,只想快步地閃過人群的我,卻聞不見撲鼻的香味,也聽不到幽默的一語一言。

   
我曾經很喜歡中秋節。
   
過去這幾年,我們家族總是會在這一夜,在我家樓上熱鬧地開著爐火烤肉談天。外婆.阿姨.舅舅等幾家子人,近二十來個大人小孩們,都在樓上留有好多幸福的畫面。而今年少了爸爸的我們,卻沒有勇氣再踏上頂樓那個屬於他的空間,沒有那種心情過節。我缺乏勇氣用文字回憶當時屬於我們的笑聲,我明白那會逼得我流淚,所以我省略。
  
這段失去父親的時間,我比過去顯得更為焦躁,更為惶恐。雖然我在爸爸住院時,在面對新職場時,都比往前冷靜與勇敢。 但是不安仍會在深夜突襲著我,讓我在夜裡與心魔交戰而輾轉難眠。爸爸的朋友們曾經交代媽媽要多關心我。因為過於冷靜處理爸爸身後事的我,實在有些異於常人。 老實說,面對這樣的自己,我也很害怕。我不明白我為什麼如此冷靜,也許是有太多的不甘心,讓我無法軟弱也不能軟弱吧。

我曾經質疑過上天,是否刻意安排我成為一個難以擁抱幸福的人。 所以這幾年的我,必須用面對各種傷人的考驗,去回報我成長時的平順安穩。於是我失去多年的感情,從被背叛中看到信任的瓦解,看到幸福的幻滅。就在我好不容易重新拼湊起破碎的心,鼓起勇氣去接受一段新的感情,也相信有人會用他的大手緊緊握住我的小手,告訴我有值得被疼愛的權利時,上天就匆忙地帶走了我最敬愛的父親,讓他再也無法在我的婚禮出席。

我真的有過埋怨,覺得自己的幸福只有短短幾個月。

 "為什麼是我呢? "  " 為什麼挑中我?"   "這些考驗到底是要我證明什麼呢?"

我不敢花太多時間去想這些,雖然我仍試圖從書中和從朋友的對話中尋找答案。 在電影"The Brave One"(中譯:勇敢復仇人)裡,有一幕讓我印象很深:  Mercer警探問Erica如何從巨大的傷痛中活過來:Erica只是冷冷地回答:  "我只是變成另一個人,而且我並沒有從事件中復原。"這些對話讓我很震憾,也很害怕傷痛會把我變成另一個人,並且無法復原。
   
不過當我回到現實,想起爸爸過去曾對我說過的話,我就知道自己不應該這樣。所以,我衷心地期望在這樣的夜裡,我能像從前一樣勇敢向前。 儘管對工作充滿了迷惑,對生活充滿著不安,還是要多正面思考。 要相信有一天一定可以坦然面對這一頁人生的。 有時候,一個眼神和一句問候,真的給了我好多溫暖。為了那些給我支持鼓勵的親人.好友.同事們,我會堅強面對。謝謝你們。 
        

西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